以太坊 2.0 背后的数据:以太坊质押中心化问题已经浮出水面

以太坊 2.0 背后的数据:以太坊质押中心化问题已经浮出水面
虽然像 Kraken 和 Binance 这样的中心化交易所目前在以太坊 2.0 质押中仍占有很大份额,但这种趋势开始减缓,诸如Lido Finance 和其他替代质押解决方案的市场份额开始逐渐增多。最近以太坊存款合约中排名前四位的实体ETH质押份额占比达到36.6%,他们分别是:Lido、Kraken、Binance、以及Staked.us。另外要提一下的是中本聪系数(Nakamoto Coefficient),它是一种用于量化各种区块链去中心化程度的统计数据指标,代表可以“串通”关闭某个网络的节点运营商数量。假设要控制阙值为 34% 的网络,估计需要 12 个节点,而目前 Lido 有 9 个以太坊节点。假设要控制阙值为 51% 的网络,这个数字应该会更大。尽管如此,Lido 的崛起标志着以太坊网络控制分布上获得了巨大改进。 2021 年 3 月 1 日,Kraken、Staked.us和Binance共同控制了超过34%的以太坊 2.0 ETH质押总量,占比分别为:Kraken(14%)、Staked.us(8.2%)、Binance(12.9%)。Vitalik Buterin使用中本聪系数和赫芬达尔-赫希曼指数(Herfindahl–Hirschman Index)来衡量网络去中心化程度。我们可以通过将每个源地址在以太坊 2.0 的总权益中的份额求平方,并将结果相加来计算赫芬达尔-赫希曼指数。显然,尽管并非所有存款地址都是独立的,但趋势确实表明赫芬达尔-赫希曼指数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下降。但即便如此,我们仍然需要提醒自己,区块链技术堆栈的每一层都存在中心化风险,这点非常重要。根据 Ethernodes 的数据显示,目前有超过 21% 的以太坊节点运行在亚马逊AWS服务上。存款活动分析上图展示了按日期计算的以太坊2.0存款数量,从 11 月 1 日开始。2020 年 11 月,市场对以太坊 2.0 质押兴趣突然激增,当时达到了日均 4,788 笔存款的峰值。而在 2021 年第一季度,日均最高存款从未超过 1,500 笔,但存款活动从 2021 年 5 月开始又逐渐升温。以太坊2.0存款活动表现的很不规则,也似乎与以太坊价格完全无关,这令人感到有些奇怪。从 5 月 5 日起,以太坊2.0存款数量开始下降,当时ETH价格正逐渐接近 4,000 美元的高位。然后,从 5 月 15 日到 6 月,以太坊2.0存款数量开始明显增加,但当时 ETH 价格几乎减半。在那之后,我们看到 6 月份的几天时间里又看到了几次存款高峰。按每星期的天数和每日的小时数 (UTC) 对数据进行切片,可能会揭示关于 ETH 2.0 抵押者存在地理集中(geographical concentration)的一些情况,但我们发行相关指标也出现了不均匀的分布,这点同样值得仔细研究。结论对于以太坊安全和经济模型来说,以太坊 2.0 是一次重大改变,其产生的多重影响可能会改变网络参与者行为,以太坊也将逐渐转变为一种产生固有收益的资产。举个例子,Lido 为ETH 之压着提供了 5.4% 的年利率,远高于 Compound 和 Aave 等市场提供的利率。随着散户和机构对以太坊 2.0 质押兴趣的持续上升,围绕质押即服务(Staking-as-a-service)提供商和托管方的以太坊质押中心化问题也浮上台面——这不是一个小问题,因为大型质押服务提供商内部的ETH质押非常集中,最终可能会破坏以太坊2.0网络的稳定性并导致节点之间出现不良行为。那么对技术不太熟悉的用户而言,在质押自己的ETH的时候,所有这些潜在问题都需要仔细考虑,因为放入其中的每一笔存款,都会推动以太坊区块链走向两个不同方向——要么离去中心化越来越近,要么离去中心化越来越远。